以前讀杜甫千古名句「朱門酒肉臭,路有凍死骨」,總覺得那是弱肉強食的舊社會才有的人間慘事,殊不料竟也在民主台灣活生生的上演。

在新冠疫苗緊缺一針難求,還有75%人口欠缺保護,並且有7、800萬人已經登錄排隊苦苦的等候當口,據報載有7萬劑莫德納疫苗即將過期面臨報廢,除了暴殄天物之外,很難找到更貼切的字眼形容。

閱讀全文...

食藥署長吳秀梅在中央疫情揮中心例行記者會上,「突襲式」宣布高端疫苗通過審查,已經取得EUA「緊急使用」的製造許可,各式質疑聲浪瞬間炸開了鍋。

閱讀全文...

一切煩擾都是從蔡英文說她的手臂要留給國產疫苗開始的。

總統鼓勵國產疫苗研發有沒有錯?沒錯!

以一定的資源挹注科技研發應不應該?應該!

但是在疫情倏然爆發後,身繫國家安危的總統,有沒有必要冒著染疫風險,堅持要等國產疫苗核准上市才接種?很值得討論。

閱讀全文...

很多事情雖然出乎意料之外,但在情理之中,所以應變起來並不困難;但「病毒遲早會來」這檔事,則是早在意料之中,卻因為人謀不臧或踰越情理,造成的二度傷害便不可逆轉,事情一旦發生,肯定是回不去了。

閱讀全文...

從目前的數字來看,新冠病毒很可能是有史以來災情最重的瘟疫,不計黑數的感染紀錄直逼兩億人,死亡數突破四百萬也指日可待了,而投入龐大資源的疫苗研發和施打,也因為病毒狡滑變異,顯得顧此失彼,疲於奔命。

閱讀全文...

動手術救命,通常上了大量麻藥,病人其實沒有什麼感覺,一旦搶救過來送到恢復室觀察治療,麻醉藥效褪去,術後椎心刺骨的疼痛,對病人的耐受度考驗才剛開始。

閱讀全文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