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冠病毒已經鬧騰超過兩年,人類在無計可施之下,逐漸演化出兩條對抗病毒的路線,一是設法與病毒和平共存,最大程度的維持經濟正常運行,力求醫療體係不被拖垮,最終要靠免疫功能與之共生;二是堅持清零不共戴天,寧可犧牲部份經濟利益,有它無我。前者以英、美為代表,後者則以中國大陸最為突出,兩種路線與體制屬性有關,孰優孰劣,尚待時間來檢驗。

閱讀全文...

從某個角度來看,高嘉瑜算是個幸運兒,一是因為她擁有立委身分,二是發生在她身上的故事,與她長期經營的陽光、率真、理性形象反差太大,從而她遭遇性暴力的情節獲得格外關注,檢警以超規格與效率偵辦,助她迅速的脫離困境,這是一般人難以奢望的待遇。

閱讀全文...

蘇貞昌在接受立委鄭正鈐質詢時,雙方唇槍舌箭爆火氣,居然脫口而出指責立委「吵死了」,並以人身攻擊對方的議事抗爭是「小偷行為」。

此事看似八卦小插曲,實則意義非同小可,綠營的支持者甚至可能視為是一種霸氣領導力表現,殊不知這是一種藐視憲政體制,一種威權獨裁心態的展露。

閱讀全文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