寶島台灣,上上下下都憋著一股氣,足以「滿腔怒火,民怨載道,官不聊生」來形容。

在這個節骨眼上,誰要是白目兩光,一不小心就犯了眾怒,下場保證很狼狽,尤其是當官的,而且官階又半大不小,最適合拿來當「馬謖」,借用項上人頭,平息民怨。

眼下就有兩個範例:

閱讀全文...

陳致中宣布投入高雄市議員初選,很好,我們給他拍拍手。

先看他的覺悟是什麼。

他說,認真思考各界建議和鄉親聲音後,將回歸初衷,「從基層開始服務選民。」「台灣是我的國家,台南是永遠的故鄉,高雄則是現在的家。」陳致中因此感性訴求,願意將自己交給民意,重新檢視,虛心學習。

那麼,我們就來檢視一下,將近十年來他虛心學習了什麼?

閱讀全文...

新黨發言人王炳忠等人警調人員持搜索票、傳票、拘票「三票齊發」,強制搜索住處及押回調查局國家安全維護處偵訊,訊畢則被解送台北地檢署檢察官複訊後釋回,我們姑且不論王炳忠等人的政治立場如何,但看到檢調警人員還是在沿用3、40年前的「辦案技巧」剝奪當事人的訴訟權益,對於以人權、民主法治自豪的台灣來說,不僅讓人汗顏,也相當離譜,而這個「刑事訴訟法」的人權破網,也必須儘速進行修補!

閱讀全文...

台灣是個滿天神佛的社會,用來勸善是好事,裝神弄鬼則會出亂子。近年以來,就連經世濟民的國家治理也「神氣」沖天,令人憂心不已。
我們都知道人治社會不好,但神治社會更不妙;前者易致威權獨裁貪污腐敗,後者則可能因群體的盲從與愚昧,集體沉淪而不自知。

歷史教訓告訴我們,開明盛世通常政教分離,只有亂世才予神棍可乘之機。

閱讀全文...

顧立雄從追黨產的大檔頭,轉枱到金管會出任主委,當時跌破許多人眼鏡。我們姑且先不以人廢言,就看他端出什麼政策牛肉,再來品評他的手藝如何。
昨日金管會端出第一道大菜,不由令人暗呼不妙。金管會刻正與財政部研商,要把證交稅當沖稅率減半一口氣延長七年,由於涉及修法,財政部長許虞哲表示延長的「機會非常大」。這是什麼意思?

閱讀全文...

故事是這樣說的:
孟子問戴不勝:楚國大夫想讓兒子學齊國話,該請誰教他?戴答,當然是請齊人來教。孟夫子於是說了,請了個齊語老師,天天都有一群楚人圍在身邊,用楚國方言嘰哩呱啦,喧擾不休,兒子怎能學好齊國話?
台灣(或者說蔡英文)現在也面臨楚國大夫同樣的苦惱,一例一休就是標準範例。

閱讀全文...